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二八章 杀红眼

第二二二八章 杀红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时分,远在张家口堡的正德皇帝也是满怀心事。
  
      朱厚照对着镜子发呆,他精神萎靡不振已持续多日,即便之前已经跟陆完等人安排了详细的出兵驰援计划,但还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老喜欢唉声叹气,挂在嘴边的总是“朕害了沈先生”云云。
  
      从负罪的角度来说,朱厚照比之谢迁更甚。
  
      在于沈溪制定的战略,是朱厚照先不予遵守,至于让谢迁从榆林卫城派兵驰援则显得强人所难,毕竟大明的城塞安稳也很重要,谢迁不敢冒风险派兵出塞完全可以理解,因为鞑靼人很可能采取的是围城打援的策略。
  
      整个九边战场的着眼点都落在沈溪身上。
  
      丽妃进到房间,小拧子见到后赶紧上前行礼,却不敢打扰朱厚照的思路。
  
      丽妃脚步很轻,就在她以为朱厚照没留意自己的时候,朱厚照突然打破沉默。
  
      “爱妃,天都亮了,你来此作何?”朱厚照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好像一夜间变得苍老许多。
  
      丽妃恭敬行礼:“臣妾担心陛下龙体,特来请安。”
  
      “不必了!”
  
      朱厚照抬起手来,似乎是阻止丽妃继续靠近,他知道自己近来精神状态不佳,形容憔悴,不想让丽妃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丽妃审时度势,站在原地道:“此战沈大人很可能会转危为安。”
  
      听到这话,朱厚照并没有多少意外,反倒是小拧子有些诧异……之前丽妃曾叮嘱过他,不要在朱厚照面前随便说沈溪的事情,最好连开解的话也少说,免得事后被朱厚照迁怒。
  
      朱厚照叹道:“沈先生脱险的机会不大,甚至可以说微乎其微,朕知道他的为人,让他舍弃三军独自逃生,绝对不可能。若他真这么做了,以后怕是再难调动兵马……谁会相信一个临阵退缩、丢下自己部下逃命的主帅?”
  
      丽妃微微摇头:“臣妾想说的是,沈大人有可能会在绝境中逆袭,转败为胜。”
  
      “嗯!?”
  
      朱厚照听到这话,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非常意外。
  
      这几天下来,在他面前说沈溪会获胜的人,丽妃还是第一个,之前他接见陆完和王敞等人,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
  
      号称有数十万大军的鞑靼人,把沈溪一万多兵马围困在一个没有退路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可能有任何扭转战局的机会,以至于陆完和王守仁等人也一直跟朱厚照提出如何保沈溪所部部分兵马安全撤回榆溪河南岸并返回榆林卫城的建议。
  
      至于沈溪取胜的说法,根本就不曾有过。
  
      丽妃道:“陛下难道忘了沈大人以前的战绩?四平八稳的仗,沈大人反倒不喜欢打,沈大人每次取胜,都是出奇谋,在绝对的劣势下取得辉煌的胜利……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小拧子见丽妃主动挑起话题,说沈溪可以取胜,以此来安慰朱厚照,也赶紧道:“是啊,陛下,沈大人可说是旷世名将,不可以常理度之!”
  
      “呵呵!”
  
      朱厚照回头看了二人一眼,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你们的心思,朕能理解,但不必用这些拙劣的理由安慰朕,若沈先生可以平安无事,朕不再有更多奢求!至于取胜的事情,还是留待日后吧。”
  
      ……
  
      ……
  
      正德皇帝精神萎靡不振,在于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心中自责。
  
      对于别的大臣他或许可以不在意,但对沈溪,身为九五之尊的朱厚照后却始终无法心平气和对待生于死的事情。
  
      不在于沈溪能力如何,又或者沈溪是什么旷世名将,而是沈溪是他的老师,更是他的朋友,曾经指导过他的人。在朱厚照心目中,沈溪的地位大过朝中任何一名臣子,想到沈溪很可能会被自己害死,便打从心底感到难过。
  
      与此同时,跟沈溪有着血缘关系的张苑,也就是沈溪的二叔沈明有,也在打听这场战事的结果。
  
      张苑去向朱厚照请罪无功而返后,便让臧贤多方打探消息,他也怕沈溪出事,因为张苑骨子里还是割舍不下对家人的情感。
  
      “……这小子,让他老老实实跟咱家合作,可结果呢?非要一意孤行出塞去打什么鞑子,到了草原上还有能囫囵回来的?现在出了事,除了咱家还有谁能救你?”
  
      张苑似乎忘记了是谁害沈溪到这步田地,在他心目中可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觉得一切都是沈溪咎由自取。
  
      但即便他这么想,也不会真正推沈溪去死,甚至还派人去跟地方官府打招呼,让各级官员多留意沈溪的消息,尽最大可能给予帮助。
  
      “公公,现在情况不太妙……沈大人和他统领的军队落入鞑子重重包围,怕是再无突围之可能,即便陛下下达让沈大人独自逃生的御旨,他恐怕也是插翅难飞!”说到这里,臧贤神色间带着一抹惋惜。
  
      本来在臧贤看来,知道沈溪要死的消息,张苑一定会兴奋不已,但当他看到张苑愁容满面后,不由愣住了,细细一想,便可怜起张苑来……在臧贤眼中,张苑没有理由担心沈溪的安危,此时的表现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张苑看清楚了局势,如果沈溪兵败身死,那朱厚照会迁怒到张苑身上,甚至可能会让他陪葬。
  
      张苑黑着脸问道:“三边就没更多消息传来?谢于乔可就在榆林卫城,他把嫡孙女都嫁给了沈之厚,难道希望自己的孙女年纪轻轻就当寡妇?”
  
      臧贤摇了摇头,道:“以目前情况看,好像三边延续了此前拒不出兵的命令,这正是谢大人亲口下达!”
  
      “这老匹夫,简直没有人性!当初看到沈之厚才高八斗,为了拉拢到身边,把嫡孙女嫁过去当妾他都愿意,现在跟沈之厚有了利益之争,又因为出兵与否的问题产生矛盾,便做出见死不救的举动!他还算是个人吗?”
  
      张苑骂得痛快淋漓,但这话在臧贤听来,却不觉得有多中听。
  
      臧贤琢磨开了,张公公到底怎么了,为何之前一副恨不能把沈之厚除之而后快的态度,现在却好像跟沈之厚一条心?
  
      “务必要保沈之厚平安无事,尽最大的努力吧!”张苑安排道,“咱家这次看来是真的做错了,若沈之厚能平安回来,就算让咱家离开司礼监也愿意……咱家确实应该为自己的失策付出代价!”
  
      “公公……”
  
      臧贤大声提醒。
  
      张苑摆摆手:“别劝了,你且退下,有沈之厚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带来给我。”
  
      ……
  
      ……
  
      当沈溪将新研发的加特林机枪搬上战场后,这场战争的胜负其实已失去悬念。
  
      唯一要看的,就是鞑靼高层何时才能审时度势下令撤兵,但在鞑靼人发动总攻,巴图蒙克调度和指挥各路人马不畅的情况下,其实鞑靼人已难以形成有效的情报共享,很多士兵不知前线发生了什么,当他们真正见到明军新式火器的威力,便战意尽去,只会在惊慌失措中找地方逃命,整条冲锋的线路已乱成一团。
  
      巴图蒙克策马来到距离明朝防线一里的地方,立即就弄明白了明军新火器的真正厉害之处,前线败退下来的将领近乎用哭诉的方式跟他说话。
  
      “……大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前方明军的武器,一直在喷吐火舌,几乎没有停顿的时候,跟噬人的魔鬼一样……太惨了,那些子弹射到人身上,立即爆出一个个窟窿,鲜血就像水箭般射出来,死状非常凄惨……”
  
      巴图蒙克听到这消息,心中满是惊讶,暗忖:“终于知道为何沈之厚如此镇定自若,居然守株待兔一样等候我们发起冲锋,原来他留了这么个杀手锏……他在前两战中不使出来,原来是在诱惑我们发动全军突袭,然后再拿出新火器对付我们……所以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过河,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大汗,事已至此,还是早些撤兵吧……前方是死亡陷阱,无论派多少人去都不济事!不能再折损人马了,沈溪就是个魔鬼,我们就算再努力也无法取胜!”
  
      “是啊,大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退吧!”
  
      “大汗,快撤吧!再不撤人都死光了……”
  
      巴图蒙克身边的将领,已经没有谁愿意将战事继续下去,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哪怕他们没有亲眼见证加特林机枪的威力,但只需要看一眼前方几乎堆积如山的族人和战马的尸体,就知道自己冲上去也只是白白送死的命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